登錄 注冊

還是一些莊稼現代詩

時間:2019-01-14 現代詩 我要投稿

  麥子

  一直以來

  我都認為

  自己是一株麥子

  一株陽光下的麥子

  一株青過,黃了的麥子

  一株飽嘗了腳下泥土的血和淚

  日漸豐滿,行走著的麥子

  今夜,當風不請自來

  一些麥粒從眼睛里蹦出來的時候

  我看見

  越來越遠的田壟,扭曲著

  像父親的關節痛

  白菜

  秋后

  它們不得不遠嫁城市了

  它們肩挨著肩,或者背靠著背

  它們各不相識

  卻有著相同的命運

  它們什么也不說

  它們只呼吸

  它們不在意誰將是它們的新郎

  它們只關心

  漸冷的天氣里,越來越遠

  越來越空曠的田野上

  霜是否太重,冰是否太硬

  土豆

  村莊有多苦

  土豆就埋多深

  村莊有多累

  土豆就結多大的果

  從不傾訴

  用血,用汗

  把淚水種進堅硬的泥土里

  然后,又一層層拱開黑暗的日子

  讓那些破敗和途經

  翻出斑斕,剛好就

  滾進你端起來的粗瓷大碗來

  蘋果

  九月一到

  無需敲門

  蘋果就紅著臉出來了

  她小心翼翼地掠過風聲

  像一只只小紅燈籠

  印堂發亮,骨骼生香

  你不經意地看見

  日子就豐滿起來,有了

  甜甜的味道

  包菜

  他把自己重重包裹起來

  一層陽光

  一層雨水

  再一層陽光,再一層雨水

  直至,圓滑的

  沒有棱角

  你永遠無法看透他的心事

  就像你永遠都捉摸不透

  自己的翅膀,究竟是從

  從哪個枝頭滑向哪個枝頭的過程中

  折斷的

  水稻

  我允許她低頭,許她彎腰

  允許她把我的乳名

  喊成甸甸的念想

  一次次挽留我

  但,我卻總是無法和她

  并排地站在一起

  我自私地認為,秋天是

  只屬于她的,我屬于春天

  豆角

  秋天后

  豆角的心事很簡單

  我一點點剝開

  它們就無處躲藏

  像我在秋天最后的章節里,咽下的

  異地口音的風聲

  簡單的不用分辨

  簡單地低于很多很多落下的葉子

  簡單的只剩下冷,咳一聲

  母親就又蒼老一年

黑帽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