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學校長之演說》原文

時間:2018-04-23 高一下冊 我要投稿

  《就任北京大學校長之演說》是1917年蔡元培的演說作品。這篇演說是蔡元培在1917年就任北大校長時發表的。蔡元培就任北大校長期間,提出“兼容并包”,延請陳獨秀等大批新學人物和劉師培等舊學人士進入北大,并裁減了不稱職的教員,清除了一大批腐朽守舊的人物。經過這番整頓,教師隊伍的素質大大提高。與此同時,他還在學生中間大力提倡思想自由,培養學術研究風氣,樹立新道德新風尚。本文就是他這一思想的集中體現。

  就任北京大學校長演說(蔡元培)

  (一九一七年一月九日)
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學校長演說》原文

  五年前,嚴幾道先生為本校校長時,余方服務教育部,開學日曾有所貢獻于學校。諸君多自預科畢業而來,想必聞知。士別三日,刮目相見,況時閱數載,諸君較昔當為長足之進步矣。予今長斯校,請以三事為諸君告:

  一曰抱定宗旨。諸君來此求學,必有一定宗旨,欲求宗旨之正大與否,必先知大學之性質。今人肄業專門學校,學成任事,此固勢所必然。而在大學則不然,大學者,研究高深學問者也。外人每指摘本校之腐敗,以求學于此者,皆有做官發財思想,故畢業預科者,多入法科,入文科者甚少,入理科者尤少,蓋以法科為干祿之終南捷徑也。因做官心熱,對于教員,則不問其學問之淺深,惟問其官階之大小。官階大者,特別歡迎,蓋為將來畢業有人提攜也。現在我國精于政法者,多入政界,專任教授者甚少,故聘請教員,不得不聘請兼職之人,亦屬不得已之舉。究之外人指摘之當否,姑不具論,然弭謗莫如自修,人譏我腐敗,問心無愧,于我何懼?果欲達其做官發財之目的,則北京不少專門學校,入法科者盡可肄業于法律學堂,入商科者亦可投考商業學校,又何必來此大學?所以諸君須抱定宗旨,為求學而來,入法科者,非為做官;入商科者,非為致富。宗旨既定,自趨正軌,諸君肄業于此,或三年,或四年,時間不為不多,茍能愛惜分陰,孜孜求學,則求造詣,容有底止。若徒志在做官發財,宗旨既乖,趨向自異。平時則放蕩冶游,考試則熟讀講義,不問學問之有無,惟爭分數之多寡;試驗既終,書籍束之高閣,毫不過問,敷衍三、四年,潦草塞責,文憑到手,即可借此活動于社會,豈非與求學初衷大相背馳乎?光陰虛度,學問毫無,是自誤也。且辛亥之役,吾人之所以革命,因清廷官吏之腐敗。即在今日,吾人對于當軸多不滿意,亦以其道德淪喪。今諸君茍不于此時植其基,勤其學,則將來萬一因生計所迫,出而仕事,但任講席,則必貽誤學生;置身政界,則必貽誤國家。是誤人也。誤已誤人,又豈本心所愿乎?故宗旨不可以不正大。此余所希望于諸君者一也。

  二曰砥礪德行。方今風俗日偷,道德淪喪,北京社會,尤為惡劣,敗德毀行之事,觸目皆是,非根基深固,鮮不為流俗所染。諸君肄業大學,當能束身自愛。然國家之興替,視風俗之厚薄。流俗如此,前途何堪設想。故必有卓絕之士,以身作則,力矯頹俗,諸君為大學學生,地位甚高,肩此重任,責無旁貸,故諸君不惟思所以感已,更必有以勵人。茍德之不修,學之不講,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已且為人輕侮,更何足以感人。然諸君終日伏首案前,蕓蕓攻苦,毫無娛樂之事,必感身體上之苦痛。為諸君計,莫如以正當之娛樂,易不正當之娛樂,庶幾道德無虧,而于身體有益。諸君入分科時,曾填寫愿書,遵守本校規則,茍中道而違之,豈非與原始之意相反乎?故品行不可以不謹嚴。此余所希望于諸君者二也。

  三曰敬愛師友。教員之教授,職員之任務,皆以圖諸君求學便利,諸君能無動于衷乎?自應以誠相待,敬禮有加。至于同學共處一室,尤應互相親愛,庶可收切磋之效。不惟開誠布公,更宜道義相勖,蓋同處此校,毀譽共之。同學中茍道德有虧,行有不正,為社會所訾詈,已雖規行矩步,亦莫能辨,此所以必互相勸勉也。余在德國,每至店肆購買物品,店主殷勤款待,付價接物,互相稱謝,此雖小節,然亦交際所必需,常人如此,況堂堂大學生乎?對于師友之敬愛,此余所希望于諸君者三也。

  余到校視事僅數日,校事多未詳悉,茲所計劃者二事:一曰改良講義。諸君既研究高深學問,自與中學、高等不同,不惟恃教員講授,尤賴一已潛修。以后所印講義,只列綱要,細微末節,以及精旨奧義,或講師口授,或自行參考,以期學有心得,能裨實用二曰添購書籍。本校圖書館書籍雖多,新出者甚少,茍不廣為購辦,必不足供學生之參考。刻擬籌集款項,多購新書,將來典籍滿架,自可旁稽博采,無虞缺乏矣。今日所與諸君陳說者只此,以后會晤日長,隨時再為商榷可也。

  翻譯:

  五年前,嚴幾道先生為本校校長時,我剛剛在教育部工作。在開學那天曾為北大做了一點事情。各位都是從預科讀下來的,所以想必你們也聽說過我。士別三日,刮目相看。何況已經過去了好幾年,各位也一定是有了長足的進步。我今天就要執掌北大,所以有三件事要通知各位:

  一是抱定宗旨。各位來北大求學,肯定有一定的宗旨。如果想知道你的宗旨是否正大,就要先知道大學的性質。現在的人專科學校就讀,學成之后有所工作,這是理所當然的。然而在大學則不是這樣。大學是研究高深學問的地方,外人常常指責咱們北大的腐敗,因為在北大讀書的人,都是有著當官發財的夢,所以從預科畢業后,大多數是進入法律系,進入文科的很少,進入理科的更少。大概是因為法律是做官的捷徑啊。因為一心想做官,所以不問老師的學問深淺,而是問官職大小。官階大的人,特別受歡迎,大概是為了方便畢業生有人提攜啊。現在我國的政法工作者,大多是進入政界,專職做教授的人很少,所以聘請教師,不得不請兼職的人,這也是不得已之舉。討論外人指摘的合適與否,不具體說了,消弭批評最好的辦法就是提高自己的水平。別人說我們腐敗,我們問心無愧,有什么可恐懼的啊。真是有做官發財的目的的話,北京有很多專科學校,進入法律系可以在法律學校學習,進入經濟系可以在商業學校報考,又何必要來北大呢?所以各位要抱定宗旨,為了尋求知識而來,進入法律系,不是為了做官;進入經濟系,不是為了發財。宗旨定下來,事情就都進入軌道了。各位在這里學習,或者三年,或者四年,時間不是不少,如果能珍惜時間,努力學習,那么成績會很大的啊。如果只是為了發財做官,宗旨就是錯誤的,那么就會出現問題。平時不努力學習,臨考試時再熟讀講義,不考慮有沒有獲得知識,只掙分數的高低;考試一完,就把書都扔在一邊,混個三四年,有了文憑,借著這個在社會上走動,這豈不是與進入大學的初衷背離了嗎?虛度光陰,毫無學問,是耽誤自己啊。且辛亥那一戰,我們之所以革命,就是因為清廷的腐敗啊。就是現在,也有很多人對政府不滿意,也是因為社會的道德淪喪啊。現在各位如果不在這個時候打好基礎,勤奮學習,則如果將來為生計所迫,擔任講師,則一定會耽誤學生的啊。進入官場,則會耽誤國家,這是貽誤別人啊。誤人誤己,誰又愿意這樣呢?所以宗旨不可以不正大。這是我對各位的第一點希望。

  第二,將德行努力砥礪磨煉,現今的風氣越來越茍且敷衍,只顧眼前,道德淪喪,北京社會尤其是這樣,敗壞德行的事情,比比皆是,不是德行根基牢固的人,少有不被這種風氣污染的。各位在大學學習學業,應當能約束自己,愛惜自己。國家的興衰,要看社會風氣是高尚還是低劣。如果都流于這種風氣,前途不堪設想。所以必須有卓越的人士,以身作則,盡力矯正頹廢的社會風氣。各位作為大學學生,地位是很高的,理應承擔這份責任,不能推卸,所以各位不光要思考如何提升自己,更必須要成為他人的榜樣。假設不修德,不講學,和頹廢的社會風氣同流合污,已是侮辱自己,更何談成為他人的榜樣。然而各位終日在書桌前發奮學習,沒有什么娛樂活動,肯定會感到身體上的勞累痛苦。我為各位打算,不如用正當的娛樂活動替代不正當的娛樂互動,既不損害自己的德行,也對身體有好處。各位進入自己的專業時,曾經填寫了志愿書,遵守本校的規章制度,如果中途違反,不就是當初的意思不一樣了嗎?所以品行不可以不嚴謹對待和修養。這就是我對各位的第二點希望。

  三是敬愛師友。教員教授知識,職員服務大家,都是為了大家學習的便利,大家總不可能無動于衷吧?所以就應該以誠相待,尊敬有禮。至于同學住在一起,尤其是應該互相關愛,這樣才會有互相交流學習的效果。不光要開誠布公,更要互相勉勵,都在北大,則要榮辱與共。如果有同學道德有問題,舉止有不當,社會上遭到批評,即使你自己德行合體,也難以辯解,所以大家更要互相勉勵。我在德國,每當到商店里買東西,店主都熱情款待,付錢接物,也都互相說謝謝。這雖然只是細節,但這是交際所需要的,普通人況且這樣,更何況堂堂大學生呢?對于師友的敬愛,這是我對各位的第三點希望。

  我掌管北大才僅僅幾天,很多校務還不是很了解,現有兩個計劃:一是改良講義。不僅要靠講授的知識,還更要靠各位自己的潛心學習。以后印教義,只印提綱,細節上的,還有精要的內容,都由講師口述,或者學生自己找參考,以求學有所得,能夠真正對大家的學習有作用。二是添購書籍,本校圖書館書籍雖然多,但是新書很少,如果不廣泛購書,必然不能足以給學生參考。現在正在籌集錢款,多多購買新書,將來書籍滿架,自然可以多方參考,不會有知識上的缺乏。今天和各位說的就這么多,來日方長,隨時都可以和我商討這些啊。

  作者簡介:

  蔡元培(1868—1940),浙江紹興人,原籍浙江諸暨,民主主義革命家和教育家。蔡元培數度赴德國和法國留學、考察,研究哲學、文學、美學、心理學和文化史,為他致力于改革封建教育奠定思想理論基礎。曾任教育總長、北京大學校長、人學院院長、中央研究院院長等職。他為發展中國新文化教育事業,建立中國資產階級民主制度做出了重大貢獻,堪稱“學界泰斗、人世楷模”。1917~1928年在北大任職期間,銳意改革,使北大面貌煥然一新。

  他提出了“五育”(軍國民教育、實利主義教育、公民道德教育、世界觀教育、美感教育)并舉的教育方針和“尚自然”、“展個性”的兒童教育主張。他試圖通過貧兒院的試驗和推廣,逐步以學前兒童公共教育替代當時的家庭教育,最終實現學前兒童公育的理想。他是我國近現代美育的倡導者,主張從家庭教育、學校教育、社會教育三方面實施美育,設想通過胎教院、育嬰院、幼稚園三級機構實施學前兒童美育:把胎教作為美育的起點;讓嬰兒及其母親生活在由自然美和藝術美構成的環境之中;認為幼稚園的美育一方面通過舞蹈、唱歌、手工等“美育的專題”進行,另一方面則要充分利用其他課內涵的美育因素,如“計算、說話,也要從排列上、音調上迎合它們的美感,不可枯燥的算法與語法。”教育論著有《蔡元培教育文選》、《蔡元培教育論著選》等。